虚空·捕风

仓七:

为什么我和我爱的人,都选择了不爱我们的人?
我们只接受自己认为配得上的爱。
那能让他们知道,自己配的上更好的吗?
可以试一试。

Kat:

《白日梦之家》

看这部电影是个巧合
在网易云音乐日推听到主题曲《Dirty Paws》,习惯性看评论,被剧透冰岛吸引,于是赶紧下载

两个小时时长,刚开始是沉默无趣爱幻想的职员,在“意外”弄丢工作急需的底片后,展开一场奇妙的旅行

你会看到童年幻想过的拯救世界大战
会看到工作中不顺利懦弱的包子性格
会看到格陵兰岛醉酒飞行员的风趣
会看到冰岛上无人公路上的狂奔

也许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在鲨鱼口中脱险
不会在喜马拉雅山顶看到雪豹
不会在夕阳下与陌生人尽情欢乐
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展现真正的自我

但那又怎样?
每个人都可以是Walter Mitty
用一个下午做一个白日梦
也许你也会有勇气尝试不一样的生活

HAVE A GOOD TIME.

西风其凉:

《阿甘正传》略感
这么多年,终于抓住高三前暑假的尾巴沉下心,郑重其事地补了《阿甘正传》。
此前一直将阿甘与鲁迅的阿Q?搞混。如此看来,倒是美国精神和中国状态的大不同。
影评里有人写,活着或许不需要那么聪明,阿甘教会我们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尊严。尊严不是一个人岸谷倨傲,而是一个人与生活较劲的勇气,和在风里雨里还坚持着做自己的任性。
珍妮问阿甘:“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阿甘愣了几秒,“我不能做自己吗。”
而最后,阿甘做到了,他一路跌跌撞撞,兜兜转转,看似没有目标地横冲直撞,却精准地在命盘的一团乱绪中攫抓到了属于自己的Destiny。
你说那是成功,一个傻子的成功。
其实那是命运,上帝牵引着孩子的手走下或正确或错误的路,到达终点时,最好的自己其实早已注定。
与其说需要的是运气,还不如说——人生这趟路上,不需要什么行李,带上一个最好的自己,足矣。
就像母亲对阿甘说的:你要凭着上帝所给予的做到最好。
不管上帝是否青睐,不伦世间是否温柔相待,哪怕当我们呱呱坠地,站在与别人相隔万里的起点时,而我们能做的,只有朝前看。
当阿甘踏着一双鞋进行长达三年的长跑,他看着远处缓缓下落的夕阳,像看到了变幻莫测的人生时,他停下来,缓缓转过头,“我累了。”
“我要回家去了。”
阿甘转了一个圈,回到原点,他不是输了,他终于从风雨飘摇中回过头来,找到了归路。
人生的意义,他懂了。
而观影的人,也从莫名其妙的热泪盈眶中,也从来势汹汹的巨大感动中,擦干眼泪,渐渐懂得。

凯文:

电影《甜蜜欲望》看完!

讲述了一个热爱小提琴演奏的少女贝拉,母亲是一个性工作者教练,但女儿却对性非常害羞且保守。

贝拉有一个妹妹,对性很开放,一天贝拉和妹妹参加朋友举办的“派对”时,意外见到追求自己的男友居然和自己的妹妹当众在做爱,一气之下,贝拉远走他乡求学。

在多次的面试中由于紧张和缺乏激情而失败,失落之时,贝拉在闺蜜的帮助下结交了一帮玩音乐的朋友并渐渐地从性爱中领悟到了音乐的真谛……

这部电影的摄影、音乐非常给力,几场床戏配着好听到爆的音乐,太美太美!
👍

电影费洛蒙:

哪些电影可以称之为“神作”?下面40部个个都是经典之作,最近片慌的童鞋可以重温! ​​​​

阿卷:


【完美陌生人】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有人相识来往大半辈子,依然像陌生人一般互不相知;有人萍水相逢却能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正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句话送给《完美陌生人》莫名合贴。虽然这部意大利电影只充分验证了前半句,但效果已足够深入人心。

不过两小时的一餐饭,不过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类型的小游戏,不过几条短信几个电话,就能轻松摧毁几个人花费几十年建立与经营的东西。而这餐饭也终于让他们发现并承认,某些他们一直认为存在的东西原来那么虚无缥缈。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这部电影很残酷。它将我们绝大多数人小心翼翼捂着的东西残忍剖开,一点余地也不留。

但让我觉得最残酷的地方,并非人性经不起考验之类的宏观命题,而是一个小细节:莱勒被误会是gay后,其二十多年老友科西莫的反应。

莱勒不想暴露私下联系妓女的事,于是说服佩普与自己交换手机。万万没想到却接连收到佩普同性恋人卢西安的短信及电话,彼时还没有人知道佩普是一名同志。于是莱勒阴差阳错间造成了自己是个骗婚gay的天大误会,正当百口莫辩,二十多年的好友科西莫也突然加入了这场讨伐。

科西莫从天而降的愤怒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仿佛莱勒突然曝光的性取向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情感伤害似的。他紧绷着脸来回踱步,向莱勒投去如刀似剑的目光,像是要用这目光将他千刀万剐。他们之间爆发了这样一段对话:


莱勒:你希望我说什么?

科西莫:说你该说的事。我们从小就认识,告诉我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佩普:他还是从前那个值得你信赖,能够分享一切的人。

科西莫:我不会说是分享一切,佩普。他隐瞒了一个小细节,也许他应该早点告诉我。

莱勒: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为什么?

科西莫:我们曾经一起洗澡,同床共枕。我想知道我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基佬,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但我有权知道,他妈的。

莱勒:‘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听听你说了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科西莫:你知道你没说什么吗?

莱勒:我就直说吧,你生气是因为我是基佬,还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罗科:你有点过分了,科西莫。

科西莫:好,如果你们都觉得这很正常,那就当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没事了,是我小题大做。我错了,请原谅。

莱勒:不,我才是错的那个,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


你看,科西莫能接受直男莱勒,却不能接受同志莱勒,好像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原来我所以为的好朋友,他爱的只是我的角色扮演,不是我这个人。他对我这个人根本不感兴趣。角色有着特殊人设,有其特定功能,这是他愿意与我交往的真正原因。当有一天我不再扮演这个角色,人设崩塌或功能消亡,友谊就走到了尽头。

或者说,友谊一开始就不存在。


交往了大半辈子,两鬓都开始泛白,才发现彼此之间与陌生人无异。几十年老友又如何,实则你不知我,我不知你,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信任。

原来如此,原来你我多年相识相伴,到头来不过白首如新。但更可悲的是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肯轻易分手,总也割舍不下前半生的那些沉没成本。


哀莫大于心不死。电影里有话说得好:


人们都应该学会如何分手。


THEA.:

#The Lover#
“若我不写小说,
   不是作家,
   那么我应该是一个妓女。”

如何去评论呢,又似乎难以下定义。之前做阅读的时候读到了一篇同孤独相关的议论文,语言很美。作者说艺术都是孤独的。当你选择了艺术(或者写作)这条道路,你便是孤独的。我从没研究过这类心理,只是猜想,人在极度自闭的一个状态下是否会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智慧结晶呢。像梵高,像莫扎特,像海伦凯勒。“天才都是孤独的”,马尔克斯也说“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回到《情人》,没有恶劣的家庭背景,没有心中的那份孤独,简为何会选择自甘堕落呢。而在这极度孤独的背后,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是一段独一无二的回忆,是一本获得成功的小说,是金钱,是名利,是掌声,是有千万个我们这样的后人去为之感动,去为之悲伤。但作家最终还是没能够和爱的人在一起啊,就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绚烂始于孤独,而终又化作孤独。